【KR】破壁

【キヨレト】実況者rps
  [破壁]

【キヨ是把レトさん的壁打破的人啊w
    『この壁をぶっ壊したのは、俺一人だけだからさ。』
    这两个人都是笨蛋(确信
    中途有很突然的视点转换请注意。
    一不小心就写成了长长的流水账真的很抱歉m(_  _)m】

    叮—咚—
    叮—咚—
    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

    奇怪。着实太奇怪了。
    キヨ站在紧闭的门外难得地动用自己的脑子开始思考是不是自己日子过的太悠闲导致记忆出现了偏差。
    打开Line再三确认,和レトさん约好了录实况的日子确实是今天没错。
    停留在聊天记录末尾的那句「我很期待明天的实况哦」怎么看都不可能是自己的妄想。
    迟到、失约,这些词与レトルト似乎是完全绝缘的。倒不如说从相识以来那个二话不说就睡过头结果迟到一小时的人一直都是自己。キヨ深知这一点,因而才觉得愈发奇怪。
    更何况约好的会面地点就是对方的家里。
    难不成是知道今天会录个通宵,怕状态不好所以补觉去了?
    自己在门外已经站了一个多小时。门一直没开,电话也没人回应。
    キヨ放下了手中装着宵夜用的点心和饮料的袋子,伸手顺着门框边缘摸索着。
    备用钥匙……好像没换位置的样子。
    キヨ将钥匙插入锁孔,轻车熟路地打开了门。

    这里和自己上一次造访时没什么区别。连猫都还是老样子,对自己的到来已经一点反应都没有了,继续若无其事的顺着自己的毛。
    屋内一片寂静,仿佛空无一人。

    “レトさん——在吗——”
    キヨ试探着,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
    在床铺之上的,是熟悉的栗色发丝,白色的棉被团随着呼吸上下微微起伏。
    「抱歉キヨ君,已经出门了吗?昨天有点着凉的缘故所以发烧了,实况只能先延后了。」
    手机仍被睡梦中的人轻握着,未灭的屏幕上写好的消息仍停留在Line的编辑框里等待发送。
    “レトさん?!”
    キヨ上前将盖过头的被子掀开,露出的是那人异常苍白的脸色。
    “唔……キヨ……君?”加重的鼻音带着沙哑,“为什么……?啊,对了……实况……”
    “实况什么的怎么都好啦总之先给我躺下!”キヨ把准备起身的レトルト重新按回床上,自己干脆利落地在床前的地板上坐下。
    “レトさん吃药了吗?”
    “吃过了刚睡下。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
    “饭呢?吃过东西了吗?”
    “……没有。”话被打断的人有些不高兴。
    “哈?!レトさん本来就吃得少,生着病还不吃东西怎么成啊?!”
    “吃得少也只是和你这个夜宵能吃六根寿司卷的暴食癖相比吧。我没食欲。再说一顿两顿又没问题。”
    “不行不行。病人必须要好好吃饭。”キヨ说罢就站了起来,衣服却又被什么牵扯住。
    “嗯?怎么了?”
    “你要去哪儿啊。”レトルト揪着外套的下摆发问道。
    “我带了东西过来,放在玄关那里了,现在给你拿过来。”
    “……嗯。”

    “啊……完全都是些零食啊。”
    “因为是做宵夜用的嘛,没办法。”
    “レトさん要不先凑活一下吧。”
    “我完全不介意啊。”レトルト从キヨ手中接过一个蟹肉蛋黄酱饭团,低着头默默咀嚼。

    “……果然还是不行。”
    “诶?……等等你要去哪?”レトルト一把抓住了キヨ的开衫袖子,再一次询问着。
    “不,我就是觉得レトさん生病的话还是得吃点好消化的啊,所以打算去煮个粥什么的。”
    “……可我家没米了啊?冰箱里也没什么吃的了。”
    “那我去附近的便利店买吧?不是很远的。”
    已经问得了答案的病人死不放手。
   
    “レトさん,”キヨ等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出言说明,“你这样抓着我可走不了啊?”
    “我知道。”
    “啊,那レトさん不想让我走吗?”明显是故意的恍然大悟。
    “你想太多啦!!”レトルト气愤的甩开了手,只是视线仍一直盯着キヨ不肯放。
    キヨ想了想,蹲下来笑得十分得意。
    “レトさん。”
    “干嘛。”
    “我会很快回来的。”
    “嗯。”
    “跑着去再跑着回来!很快的!”
    “快走吧快走吧。走了我好安静。”レトルト不耐烦般地挥挥手,“キヨ君是个吵闹的体力笨蛋啊。”
    “我这都是为了谁啊wwww”

    “那我去啦。”
    “嗯。”

    惹眼的红色消失在视野里,脚步声也渐渐消却,随着玄关处的“咔嚓”一声,房间又回到了只有一个人在的样子。
    所有的声音仿佛都被无形的墙壁隔绝吞噬。

    “两个人的时间越久,一个人的时间就会感觉更加漫长,更加寂寞。”
    这一直是我无法理解的事。
    不过就是再回到以前的状态而已罢了,又为什么会感觉有所不同呢?
    为了阻止在脑海里横冲直撞的思绪,我闭上了眼,太阳穴处传来的刺痛却让人无法安心的睡眠。
    キヨ君离开的时间很长很长。长到足够让我做一个小小的噩梦。
    “人在生病的时候就容易胡思乱想,所以レトさん还是先好好睡一觉吧。”
    ……那家伙实际上是在骗我吧?

    我的秩序被你自作主张地打乱,这又是第几次了呢。
    你明明就是,我所不期待的意外。

    啊……感觉好渴。

    我伸出手在キヨ君拿来的塑料袋里摸索着,又听到玄关处传来脚步声。
    キヨ君的脚步声听起来比平常轻了许多,也多亏他我的头痛才没有进一步恶化。
    他从门框探出头来。
    “啊,レトさん怎么还醒着啊?”
    “刚起来不久,”我看着キヨ君一脸“又搞砸了吗”的懊悔表情安慰道,“和キヨ君没什么关系啦。”
    “是吗?”キヨ君一副不是很相信的样子,不过表情看上去还是缓和些了,“我买到粥了,现在去热,厨房借我用用。”
    “……你可别把我厨房炸了啊。”我从袋子里摸出一瓶水来。
    “我才不会嘞wwww会好好看着的,等我两分钟。”

    粥在锅里咕嘟咕嘟地冒着泡,キヨ揭开盖子,将一小把姜末加入其中。
    姜好像是驱寒的来着?以前自己发烧的时候粥里总有一点姜末,还被妈妈胁迫着咽下去,当时可是老大不情愿。
    希望能派上些用场啊。
    キヨ盯着手机屏上秒表数值的变动出神。
    以前和レトさん探讨过关于时间的话题。大家都觉得快乐的时间过得很快,自己却没什么感受。
    现在却第一次觉得两分钟是这么的漫长。
    一个人渡过的时间太漫长了,相比之下两个人在Skype上不知不觉间就能说三四个小时的话,回想起来太过不可思议。
    秒表的提示音终于响起,キヨ将砂锅端起,放到早就准备好的凉水盆里冷却。

    如果能够帮上忙就好了。
    如果能变得更可靠就好了。
    这样的想法,在这一次比任何时候还要强烈。
    キヨ在走进房间的时候这样想着。
   
    レトルト坐在床上默默地与矿泉水瓶斗争着。明明两分钟已经过去,瓶盖仍丝毫没有动摇的意思。
    这便是キヨ所看到的场面。
    比平常更显粗重的呼吸,因为用力多次摩擦而泛红的手掌,失去了清明意识而泛着迷蒙的目光。
    还有那一本正经的倔强神情。
    只看一眼就足以让人心烦气燥。

    “给我。”キヨ快步走过去把托盘放下再一把夺走瓶子,干脆利落地一下拧开后再递向床上的病人。
    “拧不开就跟我说啊,我又不是不在。”
    “诶?”
    “レトさん打算一个人独自努力多久?”

    “レトさん一直都是这样吧?有什么事情都自己一个人解决,遇到了困难也都藏着掖着不告诉别人,就连生病了也是自己撑着。”
    “告诉我不行吗?”
    “我,和其他的一般人不一样吧?”

    “声音好大感觉头好疼。”レトルト低着头专心地把瓶盖拧好。
    “……”
    “キヨ君为什么生气了?”

    “……我啊。”
    “嗯。”
    “我就这么不可靠吗。”

    “キヨ君的确是很烦人。”
    “?!”
    “经常说话不过脑子,喜欢胡乱地干一些出人意料的事,粗心大意,还总是迟到,什么都由着性子来,装傻充愣最令人火大……”
    “这是单纯的坏话吧?!”
    “但是我,”レトルト缩在被子里打断他的吐槽,“从来没觉得キヨ君不可靠。”
    “我就是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了。”
    “……哈?”
    “就是说啊,我上京可是比某个人生阅历浅薄的笨蛋早了不知道多少年吧。所以已经习惯了。花粉过敏也好感冒发烧也好,都是习以为常的事。吃了药躺下睡两天总会好的。而且キヨ君刚才在看着灶台吧?万一就因为这点事把我的厨房炸了我可是会很头疼的。
    “一个人能做到的事,就不要去给别人添麻烦啊。”
    “所以如果我不来レトさん这次也打算这么撑过去?在这个连瓶子都拧不动的状态下?”
    “喝水的方法又不是就这一种。而且平常我都拧得动……”
    “可事实上我看到的就是高烧的レトさん意识恍惚中怎么也拧不开。”

    空气中蔓延着凝固的沉默。

    “キヨ君认真地生气的样子可真少见。”
    “是吗。”
    “我对你这种地方……不讨厌。”

    “话说你,不要让病人说那么多话啊。”
    坐在床前的人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把拧好的瓶子再次递向レトルト伸出的手。

    “下一次。”
    “嗯?”喝着水的病人将目光移过去发出模糊的回应。
    “下一次生病了一定要叫我啊。”
    “那作为交换,”レトルト正准备拧好盖子,瓶子就又被キヨ夺去。他停顿了下继续说,“キヨ君生病的时候也告诉我吧。”
    “那可不行,レトさん那么弱会被传染的。”
    “那你又是为什么明知道会被传染还要来啊,你是笨蛋吗?”
    “对啊。”直率的目光和理直气壮的答案。“笨蛋才不会感冒,所以只有我这种笨蛋才能照顾生病的レトさん啊。”
    “……キヨ君的脑回路真是清奇。”
    “wwwwwwww”
    “而且突然说这种话感觉好恶心。”レトルト无言以对般地别过了头,慢慢地躺回了被窝闭上眼。
    “这种时候就别骂我了wwwwww难得我说了这么帅的台词。”
    缩在被子里的人也难得宽容地送给他一个白眼。

    房间又回到了只有屋主一人在时的宁静。
    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一个人。
    床上的病人闭着眼睛,呼吸节奏也渐渐平缓下来,陷入了安稳的睡眠。


    ……本应该是这样的。


    “你这家伙不准盯着我看。”
    “诶——レトさん真过分啊。我好不容易才来了。”
    “吵死了。赶紧给我回去。”
    “我不回。”
    “……那就找点儿事儿干。漫画游戏随便你,只要别盯着我看就行。”
    “不要。”
    “……”
    “我就看着又不会发出声响的。”
    “……”
    “为什么我不能看着レトさん啊?”
    “你是笨蛋吗?”
    “对啊。”
    “呜哇。キヨ君终于连脑子都坏掉了。”
    “所以就说为什么啊?”一口咬定自己身份的笨蛋喋喋不休。


    “你这个人怎么总是这样啊。”


    “吵吵闹闹,擅自地跑过来打扰我的安宁,把我一个人的生活扰乱的不成样子,总是随心所欲,擅自出现又擅自离开,根本没想过我的感受……”


    “不是啊。”
    “我不是对谁都这样的。”
    “如果不是レトさん的话,就不行啊。”

    キヨ君这样撑着下巴对我说道。
    一直在仰视中无法跨越的距离,在此刻变得微不足道。
    他眼睛里的是,热切而坚定的红色。
    擅自地把我最安全可靠的围墙,粉碎得七零八落的红色。

    “……我啊。”
    “嗯。”
    “我,对キヨ君的事情啊……”
    “嗯?”
    “……”
    ……?

    “我说你再怎么笨蛋也给我差不多一点!”
    レトルト忍不住气氛的尴尬,终于起身向恬不知耻的来访者宣泄自己的气愤,却意料之外的看到了他更加欠扁的笑容。
    “我知道的,レトさん。”
    稍微叹了口气后换上一脸得意神情的キヨ笑着说。



    “'不讨厌'……对吧?”



    【    Fin.    】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