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jky】運命の音を聞かせてよ

*実況者rps  最俺bandパロ

*副标题:少年フジ的烦恼(呕

 


01.

把歌词放在キヨ的门前后,フジ精疲力尽地倒在了地板上。

吊灯真晃眼啊,他想。

说到底,为什么当时偏偏买了这个与练团室格格不入的吊灯呢。始作俑者到底是不是自己他也忘了,送货上门时キヨ那气得跳脚的样子却还历历在目。可是买都买了,最后还是被安在了团员休息和自己写歌词的公共空间里。

“你自己惹的祸自己去收拾。”当时キヨ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也只能苦笑了一下。

水晶吊饰晃来晃去,和温暖光线正相反的灰色想法此刻却在他脑海里不停流窜着。

 

フジ觉得,自己像现在这样并不是不开心,但就是,在这个午夜,心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一句话,甚至一个字都写不出来。这种前所未有的空虚感让フジ感到恐慌。

 

“我可能再也写不出什么歌词了。”他抬起手臂遮住吊灯明晃晃的光线,低声说了一句。

 


02.

或许这一切的起源还得从ヒラ开始说起。

距离上一次フジ与ヒラ的见面已经过了五六天。发给他的LINE一直都是未读状态,在各类社交平台上都没有见到ヒラ的最新动态。此情此景,对于自己这个SNS重度依赖的好友来说,已经可以算是怀疑他人间蒸发都不为过的绝境。早知今日,他便该给ヒラ定个死日程表,免得自己再像现在这样担惊受怕。

フジ已经记不得这是他第多少次为乐团的前途感到担忧了,大概是已经多到他无法计数的程度了吧。从大学成团到现在小有名气,需要他操心的事情似乎只增不减,小到今天给キヨ买什么样的便当,大到每场live的具体场地安排,如果没有他经手,就总会感觉空落落地非常不安。

キヨ总是嫌他老妈子性格管得太多,想来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抱怨了。

 

フジ翻了个身,自己这惨淡的样子说是死鱼也不为过。深秋时分的午夜,冰冰凉的地板并不是什么适合放松身心的地方。可是写出来的作品就像扔在地上滚了三圈灰的大福一样,把这样的东西交至キヨ门前的自己,已经亲手把和对方一起钻进棉被窝的资格给剥夺了。

要是没有一冲动拿过去就好了。心生后悔的贝斯手在地板上缩了缩脖子,一时间甚至忘了先前的沮丧,思念起房门对面那人比自己略高的体温来。

虽然自己的恋人并不是主动亲近自己的类型,近日来的キヨ对自己实在是非常冷淡。明明只要可怜兮兮地凑过去,十有八九讨个抱还是非常容易的。然而最近,人丧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活在那一两分里的フジ讨到的不是冷漠就是拒绝。这会儿他才真正领略到了こーすけ的尊尊教诲,装可怜和真可怜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

总不能是什么几年之痒吧。フジ脑子里跑着火车,突然感到视野一暗。

 

“起来,你看看你写的都是啥。”

脸上传来的来源不明的痛感,将他狠狠拽回了只属于他和キヨ的凌晨三点。

 


03.

キヨ把那沓子几分钟前刚刚放在他门前的歌词摔在了フジ的脸上,听着那声吃痛的惊呼又觉得不解气似的,冲着他的小腿狠狠就是一脚。“老子才不唱这么丧的歌呢,蠢死了,限你五分钟内给我改好,不然你就别在这团待着了。”

 

从以前开始,フジ就一直不知道キヨ是怎么在自己刚刚将歌词放在他门前之后的几分钟之内就正好打开门读完并过来发表感想的。一直以来就没人晓得キヨ一个人关着门在房间里一个人搞些什么,尤其是这房间他还要求了隔音效果要好。除了时不时会传出来些鼓声之外,大部分时间都是安安静静的,以至于フジ甚至想偷偷跑进他的私人空间放个摄像头研究一番。这种神秘的审稿模式让フジ每次在放下纸的瞬间都会有些紧张和兴奋感。大多数情况下キヨ会走出来,拿着歌词二话不说配合demo先唱一下试试。如果他真有想法会认真找自己修改,就算没有什么意见也要过来吹毛求疵地损他一番,再看着自己吃瘪的神情心满意足地走掉。

这些令人怀念的琐碎让フジ眼眶都有些湿了。这股子突如其来的伤感让他一时间忘了,尽管キヨ次次都以退团来威胁他,分手之类的话却一次都没正经和他讲过。关于他们的未来,关于这个乐团的未来,在フジ看来,キヨ似乎从来都像哄小孩的童话故事里的勇者一样,一往直前从不回头。

フジ将盖在脸上的歌词纸往下扯了扯,偷偷观察着此刻居高临下的キヨ的神色变化。他没听到录音棚那里的动静,看来キヨ对这次的歌词相当不满意,连试试看的价值都没有。尽管フジ这次也没有对自己报以期待,这还是让他又沮丧了几分。

 

“喂,你,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フジ扭过头看着キヨ,见他不自在地抓了抓脖子,“只有我们两个的话,你再瞒着可就太不够意思了。”

フジ受宠若惊地一骨碌就翻了起来,手放在膝盖上正襟危坐,眨巴着眼睛看着キヨ,嘴开开合合愣是半天没说出个字来。キヨ看着他支支吾吾的样子皱了下眉,但依旧是盯着フジ,没有做声。

 

“我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好像不是很安稳。”

话总得有个开头才好继续,而フジ这一句话说完,磕磕巴巴地竟是把一肚子的话全都吐了出来。从ヒラ不稳定的作息开始,こーすけ的工作,小live的安排,还隐晦地埋冤了一下キヨ最近的冷淡,フジ从没发现自己还能说得这么口若悬河,就连便利店买不到的薯片他都啰嗦了两句才罢休。

 

“多大个人了还要让我亲自来问,你能不能要点脸。”

キヨ坐了下来,伸手收了收铺在桌上地上凌乱的歌词纸。“这么明显的求救信都拿过来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

 

要说怎么样,其实对キヨ来说也没怎么样。

但至少フジ看来,他做梦也没想到キヨ会这样坐在自己的身旁,把他说出来的这些丧气话一件一件掰扯着捋顺了,キヨ甚至当机立断在手机上下单了一箱那个稀有口味的薯片,一边歌颂自己的机智还顺带着鄙视了フジ一番。

小打小闹着,话题又回到了乐团。ヒラ依旧不见影踪,こーすけ又忙着上班,留下来的编曲任务一大把。计划摆着好听,这时他突然心生出些不安。キヨ明目张胆地这样对他或许还是第一次,反而让他浑身不自在起来。总不能是キヨ自己走不下去了又不好意思找自己吃散伙饭。

 

“我不知道キヨ是怎么想的。

可是我...嗯....我还想和キヨ在一起。”

 

フジ低着头悄悄收紧了拳。从很久以前他就无法拒绝キヨ,等自己察觉的时候,早就把唯一的放手权也交付到了キヨ的手里。要是真有一天他们分开,他还是希望这个消息是キヨ亲口告诉他。

“想什么呢傻逼,”キヨ的脸上写满了理所当然,“我们可是要走很远很远的,こーすけ和ヒラ他们也一个都别想跑。”

“嗯...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过好吧,我也很高兴听到キヨ你这么说。”

フジ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过来キヨ是以为自己还在为乐团的前路而忧心忡忡。能听他说出这种话反倒是キヨ风格的宽慰,于是他也露出了笑容,抬起头望向キヨ。

 

“...别摆出那个软蛋一样的脸,看着我就恶心。”キヨ皱了皱鼻子,别过头嘟囔了一句。フジ正想为自己辩解两句顺便将话题牵开,就听到耳边传来了意料之外的认真声线。

 

“我说,你不会是忘了,那天我对你说了什么吧。”


 

04.

“当然了,就算只有我们两个人,也会继续走下去的。”

 

面对フジ的疑惑,キヨ抱着胳膊盛气凌人地对他说,月光洒在他的身上,那身形在狭小而拥挤的练团室里更显得高大起来,笃定的表情就好像在阐述什么亘古不变的真理一样。

フジ看着キヨ皱了皱鼻子。这个假装强势时的小习惯他倒是一直放在了心上,甚至有一次偷偷写进了少女恋爱歌曲里。キヨ本人一副丝毫没有自觉的样子,虽然歌词是被他以“本大爷的摇滚乐团不唱什么粘粘乎乎的情歌”这种蛮不讲理的理由驳回了。

明明你也不确定啊,フジ点了点头,望着他的样子这样想着。

“我们还要去很大的舞台,武道馆还在等我们呢。”许是フジ的那幅样子看着不坚定,キヨ又补充了一句,顺着武道馆继续往下讲,打散了有些许暧昧的气氛。

 

彼时他们身处大学毕业的春天。キヨ家当作仓库用的小屋被改造成属于他们的练团室,人工加固的隔音墙还有堆满房间的乐器和各种私人用品,使得活动空间大大减少。盘踞了大半个大学时期的小小屋子和空气里的回忆,伴随着キヨ的搬家,似乎都将成为泡沫。

但不只是练团室,大学毕业同时也面临着进路选择,こーすけ已经拿到了公司的内定,ヒラ还在积极地寻找就职的单位,キヨ虽然不清楚是什么打算,不过也是十分坦然完全不担心的样子。身边的同学们在准备毕业设计的同时,也在向导师或是画室联系寻求出路。

只有自己。未来依旧是朦胧不清的样子。数个触手可及的选项摆在自己面前,但他就是,无法伸出手做出选择。

或许是每一个选项都很诱人让他无法抉择,又或许是他隐隐地觉得,每一个选项都太过平凡,因而拒绝作出选择。

可是,平凡又有什么不好?与颜料气味长久相依的生活不错,提着公文包两点一线的奔波也挺好,然后年纪到了,顺着家里的安排组建一个家庭,努力工作赚钱养家,生活富裕幸福美满,再然后,他会慢慢老去,离开这个世界,一丝痕迹都不留下。

フジ想不明白。他只知道,每每他幻想到这样的未来时,总会感到一丝难以名状的不快。

 

他还记得那天晚上,キヨ的搬家工程就要接近尾声了,他们就盘腿坐在那个承载了无数回忆的小仓库里,两个人看着月亮打在地面上留下的光影,谁也没先开口说话。

キヨ少有地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身旁。良久良久,フジ听见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在那一瞬间,フジ打了个激灵,他动了动嘴皮,不能自已地,叽里咕噜把这些在腹中发酵的疑惑和思考,全部全部都说了出来。

他不敢看キヨ,这毫无由来的人生相谈,想必キヨ也会觉得莫名其妙吧。自己以前从未找キヨ说过这种正经话题,如果有什么烦恼,他更倾向于慢慢思考出自己的答案,或者与こーすけ说说,闲聊之间答案也就出现了。然而他事后回想起来,那一晚的情况,就好像他是个被拷打已久的死囚犯,而キヨ的那声叹息,就是压垮他的最后那根稻草,让他不可承受地将一切都招了。

 

“你可算说了。”

キヨ坐在自己身旁,一言不发地听他讲完了所有的经过之后,深深地瞥了自己一眼。

在那之后,又是一阵沉默。

这沉默让フジ心里直打鼓,キヨ到底是在酝酿给自己的答复还是单纯地不想再说话而已,他可没有自信搞得懂。

 

后来キヨ的答案证明,他当时或许确实在认真地替フジ考虑了各种可能性,之后才慎之又慎地提出了一个新的可能。

 

他说:

“我说,你有没有想过,就这样,我们,一直发展下去?”

 

后来,

后来他看到キヨ,站在逆光的最最前方,

后来他握住了キヨ向他伸出的手,

就真的,一路走了过来。

 


05. 

细细回想起来,现在的他们已经离彼时的自己太远太远了。打第一眼见到那个“清川同学”开始,フジ就认定了对方实在是自己的不可控因素。当时那个普普通通的“藤原同学”肯定没料想到,多年以后,改变更大更不可控的反而是自己。

フジ事后把这些都归结于キヨ自身的魅力。想来キヨ要是知道自己暗搓搓的想法,又要大叫着嫌弃自己恶心了。

那一晚,他们似乎还说了很多很多话。关于他,关于自己,关于他们之间的事情,关于音乐,关于未来。フジ还记得似乎自己一激动之下说了什么特别羞耻的话,气得キヨ涨红了一张脸,边打自己边表达着后悔。明明当时被打得那么疼,那时他是哪里惹恼了对方,フジ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キヨ和自己都从未将“我们”这个词挑明。

可只有那句“两个人”,他一直一直记到了现在。

 

“哈哈哈,”フジ眨了眨眼,歪过头轻轻碰了下キヨ的脸颊,“只有一个主唱和贝斯手可维持不了一个乐团啊。”

“少废话,还给我装。”

キヨ被这下弄的有点痒,不爽地干脆一个头槌直接撞了上去,结果没控制好力道,两个人呲牙咧嘴地倒在地板上,疼得直抽气,看着彼此的样子又笑作一团。

 

“那天我可是很认真很认真的,别让我再说一遍。”

“从你点头那天开始,你就没退路了,听到了吗你这没用的家伙。”

 

身旁的キヨ把头埋进了自己的颈窝,耳朵尖和他张扬的发尾一样红通通的。フジ看着他难得露出的这副样子,收紧了手臂,藏起自己也一样红红的眼眶,偷偷地笑了。

这份暖乎乎的温度对现在的自己来说,再合适不过了。

 

“嗯。”

 

那我可得,写出首好歌才行。



 

[運命の音を聞かせてよ]

  おわり.

 


[后日谈.]

 

“诶?我去闭关了呀,ごめんねー”

 

第二天,ヒラ他本人带着他满满的写着歌词的小本子出现在了练团室,面对フジ泪眼朦胧的连环追问如是回答道,并一脸疑惑地说,不是フジ你说什么是时候写点东西出来了唷ーー分担一下我的重担嘛ーー什么的,接下来作曲就交给你了唷,辛苦辛苦。

面对ヒラ轻飘飘的言论,フジ像捧着宝藏一样双手接过了ヒラ努力的成果,目送着他挥了挥手离开的背影。感受到背后来自遥远沙发上的杀人视线后,他狠狠打了一个冷颤,并感觉膝盖迷之一软。

下次还是请他在练团室一起写吧。フジ这样想着,假装没注意到一般走回了录音室。

 

至于后来フジ察觉到,其实大多数乐团的安排事项已经由キヨ亲自确认过,他那无数个日夜里历经的忧愁只是庸人自扰的时候,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キヨ:别他妈在老子想事情的时候凑过来还心里委屈,你对我是多大个干扰源自己心里没点儿谱吗。

 

なさけないけど強い、そんなフーくんが好きですね(・ε・`*)


评论(3)
热度(21)